您现在的位置:易魂网>> 黄鉴说易>>正文内容

黄鉴老师与鹤鸣山道长谈经论道(连载)

黄老师与鹤鸣山道长谈经论道(一)

 

   昆明李兴啟 根据录音整理

2017年第二届中华周易名家高端论坛大会在924日上午安排登鹤鸣山参观道院,在毕业于道学院的湖南潊浦周罗锦道友的安排下,道院黄道长于山顶道院茶室接待了黄老师及我们几位跟随黄老师左右的易友。周罗锦与黄道长同是道学院的同学,私交深厚。黄道长四十岁左右,蓄有长胡须,两目炯炯有神,脸颊清瘦,一派仙风道骨气质,一看就是得道高人。道童奉上香茗,热气升腾,青香扑鼻,老师呷了一口,连称好茶、好茶!然后极目远眺山景,环顾山下,道院群楼,村舍民宅美景,一览无遗,尽收眼底,对黄道长说:“道长得居道源仙山,独占天地灵气,修道,交友,品茗、奕棋,超脱世外,享神仙之福之也!”道长谦逊的得意回答:“哪里、哪里,只不过图个清闲研道!然后两人落座,一边饮茶一论道,黄老师满腹经沦,黄道长道行极深,俩位世外高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谈吐如似故交,言说有如旧友,天南海北,漫天铺地谈经论道畅谈开来。鹤鸣山因山形似鹤、山藏石鹤、山栖仙鹤而得名,为古代剑南四大名山之一。老师与道长在此论道,别有一番深意,我打开随身携带的录音器预备录上这易通两界真正的顶尖级大师巨匠交谈交流。

老师开门见山地说:“听小罗道友介绍,你对道学研究得很深,称得上是得道大德。” 

小罗:“黄老师现在在易学界有很高的威望,属一代宗师。”

道长:“你是大师,要向你好好学习。”

老师:“易学界没有权威,没有大师!你才是道界的大德。”

道长:“过奖,过奖了。”

老师:“我曾游览过很多的道院,如楼观台、崂山、茅山、石竹山、青城山的道庵等等,还有很多地方的,而你这个道院是最好的地方,宏伟,真的是气势很宏伟,环境很好,一层一层的上来,很不错。”

道长:“这边离邛崃山脉很近的,空气质量很高。”

老师:“佛教普陀山、五台山、峨嵋山、九华山四大道场,厦门南普陀寺,还有拉萨的布达拉宫、西藏的蜇蚌寺等十来个大的寺庙、青海西宁的塔尔寺等等国内许多无数大小寺院,甚至海外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泰国众受寺院我都拜谒过了。因为搞我们这个易学的,必须是见多识广,采各处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方能大成。”

道长:“肯定的,肯定的,你过的桥比我们走过的路还多。各地名山大川,洞天福地,基本上你们都跑遍了。”

老师:“不是在于过的桥、走的路多少的问题,有的是空走、白走。从去年以后,我有一句话,和他们都没说过的。我70多岁了,比起现在的年轻人,我们都是白活了。现在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真的很幸运,十分能干。

道长:“现在的人很聪明。”

老师:“不,一切都在进步,都在飞速发展,作为我们来说,一定要跟上时代步伐,还停留在原来的水平上、思维上,是不行的。”

在一旁听的金会长道:“黄老师打算以后有条件时,准备在道源圣城这个地方给学子们免费讲一次课。”

道长:“功德无量,功德无量!”

老师:“有这个心愿,若能成,我会要人找你联系的。弘道是大家的心愿,我们是继承文化,不是占有文化,文化是全民族的,不能作为私有,也不能垄断。我们祖国的文化悠悠5000年,立于世界,就是没有专利,如果《易经》、《道德经》有专利,就会限制了弘道弘法,影响了普及,是不是啊?我这种说法,道长看对不对?”

道长:“是,是,很对。”

老师:“因为时间短,我这个人喜欢自我表白,我在学《易经》的时候,得益于道。(对旁边的人说)你们这些搞易经的人不知‘道’,不懂得什么叫‘道’,知‘道’不知‘道’?就是懂不懂这个‘道’。你看嘛,你知道吗?都说知道,实际上很少有人懂这个‘道’的,不知‘道’。生活中我们很大部分的人是不知‘道’,道长,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道长:“呵呵,黄老师,肯定是你多年的经验之谈。”

老师: “对‘道’字的解释,有一次我在马来西亚,马来西亚道教协会的总会长到机场去接我,然后我们去考察了马来西亚新建的首都的建筑风水。考察完以后,马来西亚13个州的道教协会的分会长来欢迎我,我们在一块座谈,想请我上台讲一下。我是从中国大陆来的,搞易经的,他们是搞道的。虽然易经和道有相通的地方,但还是两码事,一个是宗教,一个是学问,怎么能够和这些道长们愉快地沟通、说道,这是很重要的,你看我们两个就没有寒暄了,直接说。

 道长听后笑笑,老师继续说:

“他们让我上台讲话,那怎么讲呢?我脑袋立马一转神,想既然你们是搞道学的,我就论道,要讲你们的本行。我讲一个你们听了是外行的话,大家就难沟通,我就讲‘道’,投其所好,这样就能融洽了。我上台写了个‘道’字,说何谓‘道’也,一阴一阳谓之道,道字上面两点为阴,像人的双眼,下来一横为阳,像人的嘴,再下面是个‘自’字,最后道字下面为‘辶’,走路的走字旁。这就是一阴一阳谓之道,道即用自己的眼睛、自己的嘴巴去说、去行事,此谓‘道’也!我简单形象的解读‘道’字,很快就和他们沟通了,赢得一片掌声。我不能说《易经》,说《易经》别人就不感兴趣了,你只有说他本行的东西,他懂的感兴趣的东酉。我说文解读‘道’字成功,我们后面的谈话就很愉快了。

我学好易学是得益于道。我当初进入易学学习,苦苦求如何得法,但是就是得不了法。后我在浏阳县城青阳山找到一个小道观,那小道观比这个道院小多了,县一级的道观。你说不大呢也大,说小也小,比起你这里来就无法比,小多了。里面有两个小道长,在那里值轮,我就问其中的一个大约有20来岁的小道长:‘请问道长,你们的老道长教你们怎么修道的?能不能给我开示一下,让我得益。’

道长笑说:“嘿嘿,考查一下!”

老师:“不是考查,真的是请他们赐教的,我爱好这个,但没入门呢。他说:‘我们老道长就教导我们天天看这个八卦图,你把八卦图看转了,你就得道了。’所以我在第一篇文章里都写了这样的话,既然得到了他的开示,而且是老道长教导他的,我就按这个做,但我怎么看八卦图都不会转,脑袋看晕了,八卦图还是上离下坎,呵呵,呵呵。后面我领悟了,就是要把八卦图看通了,通透了这个八卦图,就得道了。”

黄道长:“阴阳不驻,周流不息,但最后它又回到了本始,回到先天的那个乾。”

老师:“后来有一年我到了青城山道庵,看到了墙上挂的修真图,修真图挂在那里,有不少人买呀。我想,至今没有人悟出其中的玄机,我没有研究过。当时我就看了一眼,突然一下就开悟了。何谓炼丹,就是阴阳之气相交,把坎的阳爻(一)和离的阴爻(--)调换一下,就是《地天泰》。”

这时黄道长说:“抽爻换象,抽爻换象。”。

老师:“这个《地天泰》,这就是炼丹。所以韩国就只搞四个卦,天,就这四个卦,上下丹田就是这个,上丹下丹水,这个要靠自己去想,我是做学问的。但是,现在的人,求其表,求其技法,不求其里,不求大法。我讲的对吗?”

道长:“肯定的,黄老师说得很精简,因为易学里面首先有个不变的,不易、简易和变易三易,不易的它就叫症状,与道合成的一种状况。道者,黄老师刚才说得很精炼,当时我们祖师也曾经说过,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它就是道的状况,为啥有天地分化过后,万物形成过后,以道来成就。道者,就是阴阳之变,阴阳一气。万物负阴而抱阳,万物都是阴阳体,推动阴阳变化的,象黄老师刚才说的抽爻换象,阴阳互相变化过后,爻象互相变化过后,换象过后就是要回归那种本质,这个变化中,它就是无穷无尽的,推动这个变化。抽爻换象过后就是要回归那种本质,无内无外,就是那种恍惚、混沌而有象有物,……但是要进入这种状况很难。”

老师:“但我认为也不难,因为虚静无为,‘守静笃,致虚极’,要达到这样一个境界,这个你说难不难嘛?但是当今社会,当今世界,有几个人能“守静笃,致虚极”呢,没有。现在这个社会有个通病,就是‘浮躁’,不能静下来。现在终南山还有一大批人,在那里守静修道,但是练的结果怎么样,不知道。”

道长:“因为追求的东西太多了,万物嘛,它都有一些规则,首先要得法,得法以后才能遵循那种特有的规律产生变化,有正见,有正能量,要得天时、地利、人和。”

(注:以上三个自然段由于当时环境太嘈杂,再加上口音的关系,好多地方无法听清,所整理的文字与所谈的有出入。)

老师:“所以刚才说的,天时、地利、人和这三个要素,是最高的境界,现在我们两个就回到《易经》的大家追求的东西上,谈淡调风水。这次来开会的有很多的风水大师,在座的,上来的,下去的,绝大部分是调风水的,为什么他们调不好,我可以说他们调不好,他们不懂得调风水的天时、地利、人和。他就只知道这个杯子放在这里,这个地方开个门,风水哪有这么调的,风水是非常简单的东西,不易、变易、简易。因为我遵守的是三易:不易、变易、简易,我们搞易经的人,是在不易的前提下,注重它的变易,然后用简易的方法,得出他变化的最终结果好不好?我这么来说,没有人去想这个事。所以调风水的话,就是传下来,这里开个门,那里开个窗户,这里摆个东西,那里放个东西,他不知道他最终应该遵循的是天时地利人和,没想到这一点,没想到此一时非彼一时也。所以呢,风水,我可以这么说,即使我把我的风水全部传给他们,他们也调不好,因为他们没有修道,没有从全局上来考虑,是不是啊?我现在非常推崇当代的任法融道长,他对《道德经》的理解和浅释,在目前来说,没有人超过他的。还有《黄帝阴符经》也是任法融道长注释的,注释得很好,所以我觉得当代来说,任道长除了道法很深以外,功夫也修得很深,还有他的文化功底特别好,他能够找到最确切的一个字来说明这个事,解释得体。现在很多人也懂得这个事,却不知道用什么文字来表示到位,得体?当然,我不能说除此以外没有别人,我说的是当代。

这次开会,有些东西我说不完,也没能说,但是如果要说的话,他们不一定喜欢听,他们喜欢看表演,那是外行看热闹。他们不喜欢看门道,如果讲门道的话,他们不喜欢听,但却是最重要的。其实像这样子的会议,应该讲的是道,而不是讲的法,技法,是不是啊?”

道长:“因为像这种的会议的话,基本上都是这样的,大家都形成惯例了,哈哈。”

老师:“就是这个意思啊,所以有的时候我们也要迎合世俗。”

道长:“没法,要变通,要变。因为好多东西……就像水一样,平时没人会注意它的存在,水,在器成形,可以化腐朽为……,可以化为云彩,也可以化气,结为云层,化为雨露,周流不息。”

老师:“就像我昨天的大会学术报告,我说你们要真正的得法,要想修成,要想通神,要想致富,你必须读三本书,昨天我没说。第一本《易经》,第二本《道德经》,第三本《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附带再看一下《黄帝阴符经》。我这么说他们愿意听吗?不愿意,他们就想,黄老师能告诉我们一招一法,我回家去马上能赚到几万块钱就好,他们想着的是这样的事情,但是呢,如果说这样的话,我就没有听众了,没有听众,会场就冷落了,这个会就失败了。所以有的时候,要看对象说话,不能对牛弹琴,也不得不迎合。真正这样的会应该是教大家怎么得到大法,你只有得到大法,那些小法都在大法之中产生。”

道长:“只有守中抱一,才能为天下式。”

黄老师:“没错!实际上万事都是一,守一啊。”

道长:“得其一,万事毕,失掉这个一,失掉这个根本,怎么能行呢?这个社会就会被一叶障目。”

老师:“所以你们对黄老师就会认为,哎呀黄老师算卦算命算得很准,不知道我这个算卦算命是怎么来的,怎么算得准的?你们不知道。我也没入道,我也没出家,但是我要学,我是把儒释道三家融为一体。刚才也对小罗说了,所有的宗教,包括国外的宗教,没有一个宗教是教人去做坏事的,都是教人做善事的,做好事的。是不是啊?他们是用不同的法门,教育大家,规范大家。你说哪门宗教好,哪门宗教坏?都好,都不坏,但你没学好以后,可能坏,因为有文化的人干起坏事来比没文化的人干坏事更厉害,是不是啊?你看西游记里面那些魔王,他们的道法不高深么?法很高深的,他们缺乏的就是一个慈悲。佛道和恶魔的区别,唯一的一点,是慈悲和还是不慈悲。道,大智慧、大能干,道法、佛教也是大智慧、大能干。但是,魔,有的时候可能比道、佛还更厉害,它就有一点不同,就是不慈悲,慈悲与不慈悲,你看下面写着两个字“慈悲”。老师此处指的是上鹤鸣山的过程中,老师看到的一块石碑上的‘慈字,他还特意用手机拍照了。),你们刚才不是把那两个字照下来吗?你们没去想,慈、悲之分就是心上一念之差,这两个字下面都是‘心’字。所以实际上如果让我来给大家介绍怎么学易经的话,很多人不会跟我走的,就这么练出来的,你不读《道德经》,你怎么去学好《易经》啊?学不好。但我要你学《道德经》,你们会说:‘老师,我不是来学道的,我是学易的,我要学易以后发财的,学你这种发不起财。’他就不知道,学好道以后会发更大的财,我不是说过吗?你不要想着今天发多大的财,要想着我明天能够发多大的财,想过黄道长吗,他在进入小道长的时候,可能也当个扫地的,但他扫地的目的就是为了得道,就是今后能够通过自己的苦修苦练,最后能够当个山门之主,到这里就当了道长。但是,如果刚开始你都不愿意扫地,不愿意去煮饭,包括砍柴,当然现在不要砍柴啰,你怎么能够进入这个山门呢?这就是现代人的浮躁。”

道长:“因为道者,必须以诚而入,诚者,就是由内及外的一种态度,在做事中,它就体现出你的诚的态度,你连小事都不愿意干,那大事肯定也干不了,给你大事你也干不好,呵呵呵。必须万丈高楼平地起,没有不要基脚石的房子。”

老师:“没错,今天的这几位,包括我的学生,包括你们几位易友,如果能听懂我和道长的对话,你们今后会很有出息的,我们句句讲的都是真东西,没有假的,按我们说的去做,你们肯定能成功的。要找到本源,你没找到本源的东西,你就抓枝节,你们现在修的东西都是枝节,这个命来,我怎么看怎么断得准,我跟你们说,13亿人口,不说国外的,13亿人口, 13亿个命,没有一个命是相同的,你怎么有一种方法,得到一种方法以后,能够看13亿个命局。你现在学的是什么呢?看会一个,看会两个三个,再看会一百个,然后看会1000个,后面来的你就不会看了,我们要的是一个总的法,是吧?道长。”

(未完,请点下方“下一页”继续阅读)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