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是:易魂网 >> 易学论谈 >> 正文内容

将《周易》的思想方法援引到当今科学研究工作上来

作者:刘磊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6年01月11日  已被阅读
黄老师,您好!

很冒昧的给您写信 !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 , 我叫刘磊 , 河北正定人 , 现在为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的博士生。

自小我就对玄学感兴趣,对神秘的《周易》打心眼里有种说不出的敬意与眷爱,尤其读硕士的时候对有关知识了解得稍微多了一些,于是这方面的兴趣日渐浓厚! 我经常浏览一些网站,偶然的一个机会,我顺手点击了一个地址链接,于是打开了“易魂”的网页,看到里的文章都很实在,真真切切!更感受到了 黄 老师那种平易近人、诲人不倦的大家风范,这让我倍感激动,于是萌生了给您写封信的想法。如果这很冒昧,还请 黄 老师原谅!

《周易》是我们华夏祖先留下来的至宝,是咱们中国人的世界观、方法论,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她的真理性。就从流传几千年而不衰这一事实方面说,其存在必然有其合理性与科学性。但是读懂《周易》太难了,比学《量子力学》难多了。我在网上看到有关讨论《周易》是科学还是迷信的文章,我同意《周易》绝不是迷信一说,但是用“科学”一词来形容《周易》也不十分恰当!因为当今科学的理念与方法均源自西方,虽然真理没有文明与地域之分,但是他们是两种不同的思维,有共同之处,也有互补之处,更有不同之处!我甚至曾经假设如果没有西方文明的东进,按我们自己路线发展下去,那么也许我们的科学将是另外一个样子!不知道 黄 老师同意不同意我的看法?我做有关自然科学的学习和研究工作,有时候感觉很迷惑和茫然。看到图书馆那卷帙浩繁的期刊文献,真的感觉自己非常渺小,也感觉当今科学的繁复芜杂!甚至有时候怀疑自己有没有能力从事这项工作。我也曾想,既然是“大无其外,小无其内”,那么能不能可以将《周易》的思想方法援引到当今科学研究工作上来,用以指导我的实验?我想我应该进行这方面的探索。

刘 磊           

 

应先努力完成学业报效祖国民族为要


刘磊: 您好!

我外出一段时间才回来,很高兴地阅读了你的来信。《易经》是讲的宇宙客观规律,是先民留给我们的宝贵思想文化遗产,它有两大功能:认识论和方法论,易学的三大法宝:理、象、数,三大原则也是其灵魂:不易、变易、简易,三大理论精华:阴阳学说、五行学说、天人合一学说。它具有一门学问成立所应具备的条件。当代去评说它是科学还是伪科学简直是可笑,就象人们去评论自己祖上真伪优劣一般。世界是多元化的,东西方是世界对应的两个部份,只有东西方文化的结合才可构成一个地球文化。否认东方文化的优越和客观存在实是行为上的反辩证法,参与这种无知的争论很无意义,我始终坚持走自己的路,让人家去说吧,我行我素。“科学”是学问之词,并非真理的代名词。难道只能用基因遗传学才可认织生命,再不可创立新学来认识吗?科学研究上是没有禁区的,可人们真要去研究去实践时禁区又出现了,扼杀的大棒又挥舞了。我不在乎这些,在乎的是自己为民族为国家为历史我作了什么,成功不在我,在大家的共识共进!

学易学要想成功必须与现代搞自然科学一样在基础理论和基础知识上狠下功夫,来不得半点投机取巧,易学不是难学是容易学习的学问,比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波尔的量子力学好学多了。由于它给予的是一种世界认识论,作事的方法论,对各学科各行业都有积极助益助动,它决非是测卦算命的社会平民江湖之用,它的积极性在于拓展人类大脑思维,指导人们顺天应人按客观规律办事。我希望培养出顶尖级社会智囊型人物。

我为你起得《大壮》之《大有》卦,学业可完成,并取得大成功,很有前途。目前你应先努力完成自己学业取得博士学位报效祖国民族为要,不可因学易而误学业大事

很忙,搁笔:

祝吉顺!

黄老师                

2005 年 11 月 2 日     




收藏本文】 【打印本文